谷阿莫

军训版成都

超级曹里奥

机杼声渐渐

长长斜斜的阳光似花生酱般,浓浓的,一道道透过树梢,粉墙黛瓦间,博物馆愈发古典庄重。“都是些老家伙了啊……”牵着孙女稚嫩的小手,我打量着玻璃墙后沁入时间痕迹的物件。在瞥见玻璃罩中的织布机时,我突然魔怔了似的,有些颤颤巍巍地走向它。
那织布机似乎还算完整,只是丢了织凳,一些残存的线条也已腐烂。它静静地坐在那儿,我似乎看到娘在机杼旁忙碌的身影,不由润湿了眼眶。
爹走前的最后一夜,一家人彻夜无眠。一豆灯火摇摇曳曳,爹斜斜地靠在炕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吐着烟圈。我趴在线轴上跟娘一起递综。我有些心不在焉,线穿到杼缝里时老穿错,娘也不责骂,只如往常一般,拿着个木片机刀,紧紧盯着机杼,把线头一根根穿到杼缝里。娘一向这样的,即使为生计所迫必须忙活到三更天时,娘也不抱怨。可现在,爹要走了啊,行军路漫漫,爹爹只是介庄稼人,哪里懂什么打仗,这一去……娘怎么还有心思织布!正想着,我不由抿了抿嘴唇。有些怨怼地瞪了娘一眼,娘却像没看到一样,“咣噌——咣噌——”只换了把线,继续方才的劳作。
夜,浓得快滴出墨来,平日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狗吠也默契知趣地噤声,隔壁二丫家的窗纸也透着黯然的微光,她们家又是什么样的光景呢?还有刘姨家,李叔家,王大伯家……他们,又该在想些什么,忙活些什么呢?
我脑袋瓜转啊转,却总也转不明白,最后转到了爹吐出的烟圈上。那烟圈淡淡的,可总也化不开,像是那愁绪呀纷纷扰扰,散不去,也道不来。
突然,一阵尖锐的哭叫声传来。门口却是二丫他爹木然的身影。我心里一紧,顿时比吃了一口馊了的番薯藤还涩。
“该走了。”我听不出平日里总爱给我和二丫捎点野果的他语气里有丝毫波动,鼻子一酸,眼看着泪就要奔涌而出,娘却趁他们不注意,狠命地掐了我一把,愣是把我的酸涩由眼眶压回心中。
爹看了看娘,又望了望我,又吐了一口烟,却没动。
母亲略带歉意地看了看二丫她爹,终于肯停下手中的活计了。只是这一次,是拿了父亲早已整理好放在一旁的包裹——里面有一件崭新的我都没摸过的褂子和一双天黑前才纳好的新鞋。不知道爹要去多久,不知道这些够不够用,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这身褂子和这双鞋……
“走吧!”母亲替父亲理了理身上的粗布褂,掸掸烟灰,把包裹递了过去。父亲终于掐了烟,扔在地上踩灭,直直地望着母亲,像要把她刻在自己的心里。而后,又抱了抱我。我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眼里泛着母亲不准我落的泪花。
“我走了!”爹轻叹了一声,把我放了下来。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爹!”我终是忍不住哭腔。爹那微偻的背一怔,回过头来。“绣绣,绣绣她娘,要好好过日子。”而后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夜色。
黑暗像是一道铁做的闸门,一落下就切开了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奶奶,你怎么了?”孙女手足无措的叫唤让我一下从回忆挣脱出来,却觉脸上冰凉一片,才知自己老泪纵横却未曾察觉。看着这平淡的白墙衬出的底色,不由轻叹一声,当年咱家那米浆糊的墙也该是这般,假若没那战事……摇了摇头,牵着孙女的手,迎着初春微冷的风走出了博物馆,只是脸上的凉意却无法褪却。
是夜,我立在院子里总也没有睡意。不知在想些什么,心里总是空空的,带点月色的微凉。呆立着,看那树影婆娑,月晕微动。
“妈。”媳妇娟子不知何时来到了我身旁。“睡不着吗?”
“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你呢?”我仍旧望着那残月。娟子却支支吾吾的,似乎不想说。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轻叹了一声。“妈,强子前两天从部队来电话,说要参加实战军演我劝他找个借口别去,可他不听。你说这真枪实弹……唉。”
我不知如何言语,脑海却又被记忆充塞……

 
 

那日,爹爹走了以后,娘终于没再干活。她走到爹之前靠着那地儿,轻倚着,像是怕将爹的气息给弄没了。静默犹如空气中弥漫的毒药,压迫得人快要窒息。许久,娘把地上爹走前踩灭的烟头拾了起来,用袖子蹭蹭,放在手心里,“绣绣,”她顿了顿,“你怨娘吧!可娘只是——只是想让你爹觉得,没有他的日子,我们娘俩也能过得很好的,要不,他会挂念的。
“那娘为啥不让爹留下来?”我呆呆地问。
“傻孩子,要是所有人都这样,哪儿还要个兵去打仗呀。别的娘也不懂但娘知道在你爹之前呀,已经有很多人去了战场,要不是他们,我们早就没安宁日子过了,他们都有爹娘孩儿,可他们照旧去了,你爹又是壮年,凭啥不去。这一去,也是为国效力——”
“可!可爹要是回不来了该咋办!”
“那也是为了国家,就算打不了胜仗,也是为很多还有爹的家庭争得了更多安定团圆的日子。”
说完,娘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向爹离去的方向,不再言语。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娘微不可闻的一声“这天,啥时候才能亮呀。”也许,天亮了,爹就会回来了吧。我迷迷糊糊中想。
可是,娘终是没等到天亮的那天。

 
 

“就随他去吧。他要是下去,我也会让他去的。”我闭上眼,将记忆囤在眼眶。
“妈,你怎么能这样!点点还小,我和你也还有很长路要走,强子那么年轻,我们一起好好走下去,会过得很好很幸福,可要是万一,万一少了强子——”她哽咽了。
我不由摇了摇头,“点点还在里屋睡着。”她一愣,止住了声响,却仍不住地落泪。“照你这么说,大家伙军演不就都不去了吗?”我眼前浮现出娘落寞却坚定的目光。“强子是中国人,还是个兵,他不去谁去?”
“还有那么多人呢?”
“他们要都像你这么想呢?他们难道没有亲人朋友吗?”
娟子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吸了口气,“我舍不得。”
“谁能舍得呢?”我又想起了当年娘的机杼声。“你知道吗?当年我爹就是打仗去了,后来我就再没见过他。他走到那夜,我娘什么都没说,还一直在那织布,从知道爹要走到那个晚上,娘一句话都没挽留。她给我讲道理,可我那时候还小,能懂什么,所以总怨她。可现在,我终于懂了,她不想爹上战场还挂念我们。我们这个小家,在大家面前算得了什么呢?即使只是绵薄之力,如果能让大家中的更多小家收益,就是值得的,应该的。爹离了这个小家,就是大家庭的人了,就该冲锋陷阵,而我们呢,也应该支持,毕竟这是他们该走的路,就该心无旁骛地走。”
语罢,我忽觉自己心中的淤塞也豁然开朗。娟子不语,我知道该给她点时间。即使懂了,也要时间去接受。
一丝微光划破天际,娘,那是你的机杼声,千千万万人的机杼声换来的光明。可这还不够,它还需要更多的机杼声去奏响这个民族的艳阳天。
“咣噌——”
机杼声又响,我恍惚看见,娘织布的身影。
娘,天亮了。

 

作者:陈婉琦

诗一则

4-29-0903-唐昕月-诗一则

作者:唐昕月

红旗

我看见
远方飞扬的鸽群
白色的羽翼宛如新生般高洁

 

当一支红色的箭
刺穿了黎明的心脏
古老的钟声再一次敲响
春天与花朵卑微地逃离
这片广博的土地
到处盛开着热血与死亡

 

跟着战马嘶吼
用我四裂的身躯
企图覆盖这一片耻辱
这数不清的掠夺与侵占
我站立的每一寸泥土
被战士的尸体滋养着
凌厉的寒风中
还在飘扬着的
是我无法倒下的鲜红

 

我不愿只是一面旗
我愿化作那锐利的尖刀
去刺穿侵略者的胸膛
或是那厚重的城墙
去捍卫我的弟兄同胞
我想飞上天空高声呐喊
降下一场天火燃尽这世间的苦难

 

罡风席卷着日日夜夜
也席卷着死神的歌声
那来自亘古的梵音
当远方黑色的英雄挽歌响起
你是否也在静处含泪聆听

 

 

作者:丁梦婷

告白军训

告白军训1 (more…)

追忆往昔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序 建军大业
[南昌起义]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凌晨
一声枪响
革命的旗帜
高高地插在
古老的城墙上
迎风飘扬

 

武装起义成功
南昌
刹那间变成
欢乐的海洋

 

从此
中国工农有了自己的队伍
中国共产党开始了寻求真理的
漫漫路长

 

第一章 红色之路
[长征颂歌]
有一个红色传奇,川流几代人心里
红星闪耀一路歌,枪林弹雨血凝碧

 

革命理想高于天,山撑脊梁水挽背
艰难困苦成过往,草鞋踏出新天地

 

长征啊长征
万水千山的步履
浴火重生的记忆

 

长征啊长征
雪山过后是草地,草地过后是胜利
铁流二万五千里,自有魂魄壮天地

 

长征啊长征
薪火相传中国梦,铁流向前展红旗
薪火相传中国梦,铁流向前展红旗!(合)

 

第二章 铁血柔情
[抗震救灾]
一首首气壮山河、彪炳千秋的绝唱
汇聚成了军人保家卫国的真实写照

 

昨天,你历经了那么多的生死考验
南昌起义的炮火,万里长征的艰险
今天,你又在抗震救灾的第一线
总是在逆行中冲锋向前
一片一片的废墟残垣
你的耳边,有那么多的求救呼喊
你们发了疯一样的救援
你的心中,有那么热烈的赤忱的火焰

 

【“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一男生扮演解放军官兵跪地向下欲扑去,另两人从后面拉住。】

 

汶川!九寨!
危险在哪里,你们冲锋就在哪里
困难在哪里,你们抢险就在哪里
铁军就要啃最硬的骨头,抢最艰巨的任务!

 

【“战场只有军人,没有女人,我们绝不会拖后腿!”一女生扮演军医独白】

 

我知道
你也爱关山的风月
你也喜欢和平鸽橄榄枝头跳跃
你是那么留恋亲人的温情、战友的兄弟情
但是,关键时刻
你把军人崇高的荣誉
始终放在第一位

 

夜依旧长
但你们用坚实的臂膀
让我们每一天都能感受到灿烂阳光
我知道
你们是黑夜的独行者
是阳光下最可爱的人!

 

第三章 我交,我骄!
[科技强军中交大学子的贡献]
相聚在东海之滨,
汲取知识的甘泉。
交大,交大,
学府庄严,师生切磋共涉艰险。
为飞跃而求实,为创业而攻坚。
同学们,同学们!
振兴中华,振兴中华。
宏图在胸,重任在肩。

 

(男独幕)
(伏案奋笔疾书,边思考边演算)你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望着繁密的闪闪群星,有一种渴望而不可及的失望吧。我们真的如此可怜吗?不,绝不!我们必须征服宇宙。(抬头,茅塞顿开状)


 

太平洋的风浪
还时常念叨你的往返身影
二十年敲打,敲打开科技强国的大门

 

你的目光和热血
注入等身著作,延长了一条轨迹
一条直达天上人间的道路
于是,火箭、卫星、导弹
和着一个民族的尊严
沿着这条轨迹飞升

 

国为重,家为轻,
科学最重,名利最轻。
5年归国路,10年两弹成。
你是横空的巨矛
你是国门的坚盾
是祖国的赤子
是人民的功臣!

 

(男独白)我个人仅仅是沧海一粟。可我相信,国若要强,军便要强;军若要强,科技就要强!


 

仰望你
像仰望一座丰碑的基座
拳拳赤子心
脉脉爱国情
在交大学子心中
深深扎根

 

长征一号,上天入海耀我国威
辽宁舰,乘风破浪护我国疆
蛟龙号,遨游深海振我国风
杰出的交大人,我们为你们欢呼,
伟大的交大人,我们为你们鼓掌!

 

迎向真理之光,
扬起青春的风帆。
交大,交大,
群英汇聚,同舟共济远航彼岸。 
为自强而奋发,为人类多贡献。 
同学们,同学们!
饮水思源,饮水思源。
母校的光荣,长存心田。

 

终章 忆往追今
[建军九十周年]
九十年的风雨洗礼,九十年的战果辉煌
九十年的奋勇搏击,九十年的灿烂荣光
九十年的坎坷征程,九十年的血脉喷张
九十年的茁壮成长,九十年的灿烂荣光
手握军旗,你始终步伐雄壮
手握军旗,你始终斗志昂扬
手握军旗,你始终意志坚强
手握军旗,你始终威震八方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旖旎风光秀!

 
 

 

作者:魏思伦

血染的军旗

红底色的图案,代表中国共产党的金黄五角星,表示中国共产党打响南昌起义第一枪的“八一”二字,这是我们的军旗。提起军旗,你能想起什么,是城墙上猎猎的风响,是军营中那肃穆的目光,还是朝霞中的南昌?
触目所及的红,让我想起那军人血染的风采。
这面旗的红,是共和国军人鲜血染成的;这面旗的神圣,是万千英烈用鲜血铸成的。
在军人看来,军旗重于生命,或者说,军旗所代表的某种精神重于生命。
那就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奉献一切的使命感,无论何时。
对于他们和她们来说,永远没有和平年代。
军人一词,让我们想起了一个生命的年轻,有些人,却为了国家永远的年轻着了。 如那诗中所写“他永远像早晨那样清新,欢欢喜喜又匆匆忙忙 。经过他身边的岁月虽短,那每分每秒呵,都带着他的体温。”

 

一.”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她年幼丧母,10岁起参加儿童团,被选为村儿童团长,13岁背着家人只身到汾河贯家堡,参加了妇女培训班。1946年这位年仅14岁的女共产党员,在已成为敌区的家乡往来奔走,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敌人。敌人入侵村庄,将同志们逮捕,将其他同志杀害后逼她出卖组织。敌连长问她:“怕不怕?”她坚定地回答:“死也不投降!”她镇定自若地问:“怎个死法?”敌连长狂叫:“一个样!”并命令机枪对准群众:“把这些人全扫光。”她斩钉截铁地喊道:“不许残害群众!”从容不迫走近铡刀,英勇就义。
她去时十五岁,她叫刘胡兰。
军人的使命,无关年龄,如今我们只知道她是光荣烈士,可能忘了她是花季少女。”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是毛主席给她的题词。背负了这八个字的人,已经化作时代的符号,凝练了血的沉重,划破历史的长空。

 

二.上甘岭
他是一个苦孩子,他的家乡叫发财垭,他问妈妈:”咱家为什么不发财呢?”他弄不明白,为什么什么活都不干的地主能发财,而他的爸爸,农活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为什么发不了财呢?他爸爸是被地主迫害死的,他又被地主逼迫干活,克扣工钱,理由是“他打破了水桶”。这就是他的童年,苦痛与仇恨交织。
后来,解放了,再后来,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他报名加入志愿军。他是一个无数次向连长要求“上战场”的通信员。然而他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做了6个月的后勤工作。他除了送信,整天不闲着,拾柴、挑水、切菜、烧锅,成了炊事班的一员。
上甘岭战役前夕,他刚刚被任命为代理班长。他在纸上只来得及写下恭恭敬敬地写下:”亲爱的妈妈……”便带着这封没写完的信毅然奔赴零号高地。
他叫黄继光,那年他21岁,后面的故事家喻户晓,他用胸膛堵住敌人机枪吐出的罪恶火焰。他的身上千疮百孔,却没在流血——鲜血早已流尽。
军人的使命,无关战场。哪怕是异国他乡,他也是共和国的铁血卫士,“特级英雄”。他是妈妈的儿子,是喜迎新中国成立的青年,然而他和千万如他一般的青年,将自己的热血洒在他乡,只因他们是兵。

 

三.81192
他是和平年代长大的孩子,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飞行员。只要飞机从城市上空飞过,哪怕是吃饭,他也要丢下碗筷,跑到外面看飞机。
1986年,空军飞行学校到湖州招收飞行员,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他在吉林长春的一所飞行学院度过了4年的学习时光。他对飞行的热爱使他在15年的飞行生涯中创下了一个个的“第一”:第一个放单飞,第一个担负战备值班任务,第一个飞满1000小时。
2001年4月1日,不只是一个愚人节。他像往常一样跟妻子说:“今天执行任务不回家了”就真的永远离开了家。
他叫王伟,他的飞机编号81192。
这一天一架美国海军EP-3E型侦察机在南中国海执行侦察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
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后被中国确认牺牲。
他只留下最后一句话“81192收到。我已无法返航,请继续前进!重复,请继续前进!”
一架歼8携弹257枚——256枚炮弹和飞机本身。
军人的使命,无关年代,无论战争与和平,犯我中华者,必诛之。

 

她是解放战争中优秀的少年党员,干练的妇女干部;他是抗美援朝中勤勤恳恳的普通一兵;他是共和国优秀的飞行员。他,她,他,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烈士。烈士,是对一个军人最高的褒奖。
为祖国捐躯,是他们的无上荣光。很遗憾,他们的牺牲,显得那样形单影只,他们,在祖国力薄的时刻用血肉之躯撑起军人的尊严。
他们不属于同一个时代,历史却永远把他们留在了自己的时代。若泉下有知,他们应该知道,他们的祖国在68年里,他们的军队在90年里从未停步,如今,它屹立世界民族之林。
人民英雄纪念碑上书:“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他们,都是军旗上的一抹永远鲜活的红。有这样一幅油画叫《最美的时光》,画中中国近现代以来的烈士英模齐聚天安门观9.3阅兵,华夏大地海清河晏,想必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愿这盛世,如你们所愿。
敬礼!

 
 

作者:姜博放

交大童话